来自 中天彩票网址 2018-08-12 09:56 的文章

已经形成了一个旁人根本插不进去的战斗圈子,

 
    :周身疲惫之中,每章更新四千,如此勤快的我,把我自己都感动了^_^求月票、点赞!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293章 今天就动手
 
    蜇伏于西市的许多江洋大盗、城狐社鼠,在一个午后,陆续离开西市,出了金光门,西行三里,悄然拐向郊外的一条野路。
 
    “早死吗?你给他相相面,说他有三妻四妾之命,我倒是信了,这么不会说话,还想讨赏钱,快走快走,要不是为了给孩子积德
 
,就
 
v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一个小二迎上来,话刚说到一半儿,便戛然而止。
 
    杨千叶的剑已飒然出鞘,压在了他的颈上,冰凉的剑刃抵着脖子,激起一片鸡皮疙瘩。
 
    杨千叶没有说话,就用短剑压着他的脖子,逼着他一步步退回店里。
 
    杨千里站在店里,徐徐四顾,两侧货架一览无余,没有可以藏人处,她收回剑,缓缓向前走了几步,手掌抚上了墙角的两尊佛像。
 
    这是两尊坐佛,半人多高,杨千里突然屈指叩了叩,佛像是空心的,里边如果有人,是不可能发出如此空洞的声音的。
 
    那小二咽了口唾沫,期期地道:“姑娘,你要干什么啊?”
 
    杨千叶没有答话,其实对这家店,她并没有特别的疑虑,只是突然想到那人拐子是扮作了头陀,而那人拐子刻意要经过的这条巷子里又有一家佛像香烛店,两者间多少算是有
 
点联系,这才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走进来。
 
    杨千叶歪着头想想,举步向后门走去,那小二急道:“姑娘!姑娘!掌柜的!有客人来了!”
 
    杨千叶挑开帘子,步入后院,进了后门,就是一个四合院,三侧有房,中间一个院子,一个掌柜的正指挥两个伙计往库房里搬着东西。
 
    院子里放着一些大件的东西,比如一些坐式、立式的佛像,还有几尊官宦大户人家门口摆放的石狮。地面上的有一些刨花,旁边还有个木匠,依旧慢条斯理地做着木工,在他
 
旁边,是一尊快成形的弥勒佛像。
 
    这是粗胚的木胎,成形后外边还要用泥土塑制细节,再涂以金漆,最后才会成为一尊成形的佛像,此时那弥勒坐佛迭坐的腿部还是露着洞的,木匠正在打制弥勒佛脚部的木胎
 
 
    掌柜的迎上来道:“姑娘,你要买些什么东西呀,小店就要打烊了,还请姑娘快些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冷冷地道:“少聒噪!”
 
    她没有多说一句,但自幼养成的公主尊贵之气,只是淡淡一句,却极具威仪,竟尔压制的那掌柜的没敢再说一句。明明是杨千叶无理闯入他的店铺,这般大剌剌地仿佛官府搜
 
人,他居然不敢有所质疑。
 
    杨千叶轻轻拍了拍那尊木胎弥勒佛像的肩头,目光转向一旁摆放的佛像,走了过去。
 
    那尊木胎弥勒佛内,龙作作瞪大了双眼,死死地盯着外面,她透过木胎佛像结合处的狭隙,已经看到了杨千叶,这一刻龙作作喜极欲狂,一颗心几乎都跳出了腔子。
 
    只可惜,她此时是瘫在这尊尚未完工的弥勒坐像中的,虽然迷魂药物已经失败,她却被强行灌下了软筋松骨的药物,现在连喉头的肌肉都休想有所动作。
 
    佛像尚未完工,脚部还是敞开口的,杨千叶那一拍就无法起到测试内部是否空洞的作用。再加上龙作作是瘫在其中,木胎肩部本就有空隙,底下敞着口子,更加减轻了杨千叶
 
的怀疑。
 
    除此之外,因为木胎尚未完工,杨千叶也不能用较大的力,免得一拍之下,就把人家快完工的佛像拍散了,所以毫无所察。
 
    当杨千叶转向院角,去拍那几尊完工的坐佛立佛时,龙作作的一颗心登时深深地沉了下去,仿佛沉到了无底深渊……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西市署门口,刘啸啸必死的一刀劈向李鱼,角度刁钻,时机巧妙,招术狠辣,速度诡绝,李鱼无论如何也避不开这一刀的当口,论武功只有李伯皓、李仲转两兄弟奋不顾身之
 
下或能抢上相救,但二人正被其他几人缠住,根本无力相救。
 
    这时候,那个抱头蹲在地上尖叫的姑娘突然就地一个前滚翻,翠袖一翻,纤纤玉掌一招“举火燎天”,一掌拍在刘啸啸的手腕上。
 
    刘啸啸只觉脉门被重重一击,身子一栽,这必杀的一刀便劈空了。
 
    随即,那翠衫少女便长身而起,袖中吐出尺余长亮晶晶的一口短剑,仿佛灵蛇吐信,嗤嗤嗤一连三刺,一刺眉心二双目,迫得刘啸啸手忙脚乱,仗着诡奇的罗家步法避开了这
 
一连三击,这才稳住手脚。
 
    这时,另一个黄衫少女也突然发动了。她本来在人群中左闪右闪,跟穿花蝴蝶一般,似乎就在逃命,这时身影一晃,手中握着尺余长一口短剑,剑尖刺向卖呆老者,足尖踢向
 
持铜牛角奇门兵刃的小贩,居然同时攻向两人。
 
    良辰!
 
    美景!
 
    李鱼见到刘云涛和康班主后,就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他,又怎会毫无防备,他及时将李伯皓和李仲轩两兄弟召回,就是为了防范万一。
 
    等杨千叶这边的消息送来,李鱼更是忧急,可他冲出二进院落的时候,忽然意识到龙作作既已落入对方手中,自己要做的事就不只是防范对方对他下手了,更重要的是找到作
 
作的下落。
 
    抓到对头,抓到活的对头,是找回作作的重要保障。
 
    而要做到这一点,他需要更大的力量。于是,他试探着向良辰美景两位姑娘求助,两位正闲得蛋疼的姑娘欣然应允,于是就有了她们冒用深深、静静身份随之行动的一幕!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299章 不过夜
 
    杨千叶查过院中停放的佛像,又闯进库房一通搜查,失望地走了出来。
 
    那掌柜的一脸纳罕,小心翼翼地道:“姑娘神色如此凝重,似乎……在找什么东西?”
 
    杨千叶强打精神,抱着万一的希望问道:“店家,小女子方才冒昧了,实不相瞒,我的妹子刚刚被人拐子掳走了,那人拐子扮作一个头陀模样,就是从这条巷弄脱身的,因此
 
间是香烛,小女子才生了疑心……”
 
    那掌柜的脸上变色,连连摇手道:“姑娘切勿多疑,小老儿是本份人家,经营这香烛店有十多年了,姑娘若是不信,可以左邻右舍的扫听扫听,小老儿循规蹈矩,从不曾做过
 
非法勾当,更不要说伤天害理的大恶事了,小老儿信佛的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道:“我知道冤枉了你,只是想问问你和店中伙计,可曾发现这样一个头陀,携着一个女子。那女子,与我年岁相仿,形容姣好,正身怀六甲。”
 
    掌柜的茫然摇头:“小老儿这店,揽不得生意的,都是等客上门,所以小老儿从不在外间待着。”
 
    掌柜的说到这里,扭头问伙计们道:“你们可曾发现什么?”
 
    一个伙计欲言又止,杨千叶看在眼里,道:“你发现了什么,快说出来,我若找到妹妹,必有重谢!”
 
    那伙计讪讪地道:“小的和阿七搬了佛像回内院时,仿佛看见一个头陀从店前走过,挽着一个妇人,那妇人是否身怀六甲,小的却没注意。因只是偶然一瞥,又正搬着东西,
 
也未多看。”
 
    伙计说着,向店外前路上一指,道:“那二人就是往那边去的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大失所望,勉强一笑道:“多谢小二了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脚步沉重地向外走去,龙作作瘫在佛像之内,一颗心似乎都要急得跳出来,她拼命地想要呐喊,可身体却没有丝毫的反应。
 
    她中的是用河豚之毒提炼的一种奇药,后世中有人也曾中过豚毒,如果毒素适量,虽不致命,但毒发时,全身神经麻痹,小手指也休想动弹一下。
 
    其实这时此人虽然仍有意识,能够感知外界的一切,但其实连眼睛都休想眨动一下,呼吸都似已完全停止,进入假死状态。以致于曾经有人因此被家人甚至医生当作已经死亡
 
而入敛。
 
    掌柜的愤怒道:“你家妹子身怀有孕,这人拐子还要掳人,当真是丧尽天良,不得好死。姑娘,那被人掳走的,是你亲妹子吗?”
 
    杨千叶黯然摇了摇头:“曾经,她当我是亲姐姐,我也当她是亲妹妹的。后来发生了许多事……,但无论如何,我不能坐视她落难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说着,已经向店外走去,最后一句话传来时,只有帘笼摇动。杨千叶的身影消失在店中,久久,掌柜的嗤笑一声,吩咐道:“把人移出来,挪进那尊弥勒佛像,明儿一
 
早运出西市!”
 
    几个伙计答应一声,开始拆卸尚未打好木胎的这尊佛像,方才指点头陀离开方向的伙计笑道:“还是掌柜的高明,偏将人装进这尚未完工的佛像木胎,就摆在明面上,反而不
 
惹得人生疑。”
 
    掌柜的得意道:“所谓灯下黑,就是如此了。越是这样,越不惹人生疑,你们还嫩,多学着点儿。”
 
    另一个伙计笑道:“二哥也是机灵,完全推说不见,未免不够自然,这样真真假假地一说,反而显得咱们更加无辜了。”
 
    几个人互相吹捧着,将木胎打开,龙作作被抬了出来,院中一尊已经做好的佛像被剖开,又将她装了进去,合拢的缝隙处重新刷上金漆,一夜的功夫,也就全无痕迹,浑然一
 
体了。
 
    不知道是油漆熏的,还是龙作作心中绝望至极的情感催动了她的泪痕,当佛像合拢,重新刷漆的时候,两行清泪,沿着龙作作完全做不出任何反应的面庞缓缓淌下。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刘啸啸被“不会武功、只会卖骚”的一对小姐妹打得手忙脚乱。
 
    这时他才发现这是一对双胞胎,根本不是他了解到的深深和静静。
 
    刘啸啸练的左手刀,专走奇诡路线。而良辰美景练的功夫同样不是堂堂正正、雄浑正大的功夫,她们是女孩子家,武功技法同样以奇诡偏锋见长,所以三个人交起手来,正是
 
棋逢对手,走马灯一般厮杀。
 
    这样的技法搏杀,不但凶险异常,而且辗转腾挪间,已经形成了一个旁人根本插不进去的战斗圈子,李伯皓李仲轩兄弟俩见状,便寻着其他杀手痛打落水狗去了。
 
    他们的宝光璀璨的炫富衣战斗起来真有奇效,腾跃闪动间瑰丽的光线闪烁不已,角度飘忽不定,让人防不胜防,除非像李鱼那样擅用“寝技”的,和对方来一套地趟拳或地趟
 
刀,才可以避免这珠光宝器的干扰,但问题是这年代地趟拳并不流行,即便
    李鱼是君子,眼见良辰美景和刘啸啸杀得难解难分,一个如饿狼,两个似雌虎,旁人根本插不进手去,贸然插入没准先被良辰美景捅上一刀,便很识时务地没有上前。
 
    李鱼站在一边,沉声喝道:“刘啸啸,我前番怜你悲苦,放你一马,想不到你不思悔改,仍来纠缠!”
 
    刘啸啸狞笑:“刘某是什么人,你早该清楚了。妇人之仁,能成什么大事!”
 
    李鱼想到那个滴水成冰的冬夜,他赤身裸体被吊在树上,龙作作抽断了一捆荆条,他硬是一声未吭的狠劲儿,不由心中一凛。
 
    刘啸啸之后的经历只能用“苦逼”两个字来形容,那真是靠山山倒,靠水水流,狼狈如丧家之犬,使得他忽略了刘啸啸的狠劲儿。现在龙作作下落不明,李鱼真有些后悔当初
 
的一念之仁了。